所有墙头的东西都在一个号上
吃饭睡觉关爱豆 风流舰长俏骨头(不是

【授权翻译】[POI][Reese/Fusco]Harmless Observation 5/9

这一章比较短,就想尽快弄完它…在手机上修文修的快要困死了,如果有错和不顺的地方(肯定有很多)请原谅…

豆豆别怕你的(只有一个成员的)救援部队已经在路上了…

 


标题:HarmlessObservation 第五章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23267/chapters/747195

作者:livenudebigfoot

翻译:Mr_叔_HelloRDJ

授权见http://robinxrobben.lofter.com/post/1cf4b660_792e5f4        


正文


那件事之后两人间的关系久久都没有好转,但这已经是Fusco能预想的最好的结果了。毕竟事态完全有可能变得更糟。他们偶尔还是会见面,但都是在跟工作有关的正经场合,气氛冷清而尴尬,双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他们之间交流的内容变的前所未有的简单粗暴:什么时候需要什么东西,一个吩咐,一个照办。Reese不再去Fusco的公寓,Fusco也没有再邀请过他。他们之间不再争吵,不再开玩笑,也不再调情。Reese和他之间始终保持着大概4英尺那么远的距离,而且这个距离完全没有缩短的迹象。

 

现在这样,Fusco想,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坏处。但他仍然觉得自己失败透顶。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渴望缩短两人间的距离。他不再感觉自己被人监视,但这一点意义也没有,因为从那次的事之后Fusco才意识到,自己的感觉其实并没有他想的那么敏锐,他以前会注意到跟踪他的Reese,仅仅是因为Reese希望他注意到自己。

 

Reese只是想给他一点安全感。

 

他觉得或许他们俩都需要一点帮助。

 

***

 

Fusco已经不想再干那种需要他站到现场亲自动手的工作了,但他无可选择。毕竟总得有人去接近HR。他今天的工作就是坐在那里,守着一扇门,对门后面发生的可怕的一切充耳不闻无动于衷,他能做到,但这不代表他喜欢这样的工作。

 

骨头被金属砸裂的声音和痛苦的哀嚎声从上了锁的门后漏出来,在他所处的这间仓库的墙壁和天花板间回荡着,Fusco打了个冷战,双手紧抓着自己的膝盖。

 

坐在他对面的金属折叠椅上的一位便衣警探对他笑了笑。“吓到你了?”他问。“老兄,我可听说你从布什当道那会就开始干这种活了啊。”

 

说话的警探叫Novak。关于他Fusco了解的并不多。他是HR的人,他甚至没有试图去隐藏这个事实。他袖口若隐若现的那块手表起码值500美金。而他的西装看上去比那块表更加精贵和高级,但这身西装让他看上去特别像个职业杀手,比所有Fusco见过干这行的都像。虽然他认识的杀手也不是很多。

 

Fusco并不想跟这个Novak扯上关系,因为如果可以单凭外表和第一印象来判断一个人的话,Fusco觉得Novak会是一个吝啬、恶毒卑鄙,不知衷心为何物的混蛋。虽然Fusco正在试图打入HR内部,他也还是不希望跟Novak这种人扯上什么关系。像他这种人只能把事情搞得更糟。

 

但Fusco确实是从布什当总统那会就开始干这种活了,他深知自己的处境,知道自己有必要跟Novak交个朋友。Fusco已经花了太多的时间来渗透进这个组织,他不能在这里掉链子。其实Fusco并不擅长说谎,他的想法永远写在脸上,但他仍然走到了这一步,因为他声名在外。

 

因为他是Stills的前搭档。

 

Simmons的朋友。

 

他会是你见过最衷心的混蛋。

 

从不在背地里搞小动作

 

HR里认识Fusco的人,他的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都知道这一点。但Novak不知道。Fusco并不认识在门后对着那个不知干了什么的可怜虫施刑拷打的那些人,他此刻会坐在这里仅仅是因为Simmons想让自己的人帮忙盯着点他们正在处理的这个事件。这就意味着这些人对他的了解(同时也是Fusco的人身保障)就只有Simmons几句简单的介绍,这明显有点不够。这让他很紧张。很无助。

 

Novak正有所期待的看着他。Fusco必须作出回复。

 

“就是习惯不了,”Fusco笑了笑,“那些声音,总感觉听到的比亲眼看到的更可怕。”

 

Novak耸了耸肩。“我倒是都无所谓。”

 

你当然无所谓,被打的又不是你。

 

Fusco仍然保持着微笑。他觉得自己在掩盖情绪方面有了一小点进步。“或许有些人天生就适合干这个。”

 

Fusco有点想念Stills了。Stills也是个怪物,就像Novak,完全不在乎别人的死活,听到别人求饶甚至会让他产生快感。Fusco知道他不该在这个时候去想一个已经死去的老友,但他就是忍不住。

 

是的,Stills是个怪物。

 

但至少他不会那么大摇大摆的把兽性的一面展现出来。至少他平时还会装的像个正人君子。至少他是站在Fusco这边的,他相信Fusco,因为虽然Stills是个虐待狂,他仍然知道何为忠诚。至少Stills会善待他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一个木讷的少年和一个5岁的金发女孩。

 

(Fusco和其他几个同事每个月都会筹一点钱,用匿名信的方式送往Stills的住处。其他人或许只是想做点好事;而对Fusco而言这是他唯一能想到向遗属致歉的方法:对不起,是我埋了你们的爸爸。)

 

至少Stills还有底线,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碰的。友情。家庭。他们的搭档关系。这样的底线他眼前这些暴徒就没有。那位西装男也没有。

 

这样想可能有点不公平。他不了解西装男,一点也不。他尝试过很多次,有时他觉得自己已经了解他了;觉得自己已经看清了这个人,然后他会想,这肯定不是真的。因为关于他的一切都永远不可能是真的。不过Reese现在已经很少会来向他索要信息和帮助;Fusco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见过他了。他觉得,不管他们之间曾经有过什么,到现在也已经结束了。所以他已经不再试图去了解他。

 

每当他发现自己又开始想念Reese的时候,他总会把这种情绪强转到Stills身上。这办法不怎么样,但至少管用。

 

门里面传来一声巨响,然后彻底安静了。“里面那个可怜虫到底干了什么?”Fusco问。

 

Novak活动了一下肩膀,骨头发出一连串响声。“他想勒索我们的一个兄弟。”Novak一脸阴笑,Fusco一点也不想知道他为什么会笑,不过其中理由如何都只会让他更讨厌Novak。

 

“喔,”Fusco说。“好吧。也不算太冤。”   

 

“我也这么觉得。”Novak表示同意。

 

两个打手从门里走出来,脸色因为刚才的一番拷打而通红,正甩着发酸的手关节。他们两个的名字是Brody和Mason。Novak是个小个子,而这两个人的身材几乎能媲美两头猩猩。宽肩膀,壮实的手臂,而且比Fusco高出很多。他们两个都是武警,如果穿着制服看上去应该挺吓人的,穿着便服的时候就像两个傻大个,而现在起码有一品脱的血溅在他们的手上,脸上和衣服上,让他们的形象绕了个圈又回到了吓人上。

 

“怎么样?”Novak问,对着他们身上碍眼的血渍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不算坏,”Mason说。“底片被藏在某个保险箱里,钥匙就在他身上,我们还‘问’出了密码,一切顺利。”

 

“很好,”Novak说。他们沉默了一会,互相点头示意,无声的庆祝着又一项工作的顺利完成。Fusco在一边附和。

 

然后他拉开外套,露出了别在皮套里的配枪。“需要我帮忙了结他吗……?”他用头示意房间里脸朝下趴在桌子上的男人。

 

Brody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了看。“喔,不用了,”他说。“那家伙已经死了,不过还是谢谢你。”Fusco笑了笑。Brody的脸看上去像个孩子。

 

Fusco重新整理好外套,暗自松了一口气。Reese对他说过,如果他再伤害哪怕一个无辜的人,他会亲手杀了他。Fusco相信他言出必行,这也正好帮他坚定了再也不无故杀人的信念。这种信念让他在HR里成了一个异类,他有的时候他还是要做出妥协。这种妥协的其中一项就是:他要负责在最后给那些已经在劫难逃的可怜虫一个痛快。他不喜欢做这种事,但他还是不得不做。

 

Mason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一只的棕色信封,信封很厚,表面布满了血印和指纹。Mason对着Novak挥了挥信封,然后朝他扔了过去。Novak接住,打开。“很好,”他说,露出一个笑脸。“就是这个,干得好,伙计。”

 

“里面是什么?”Fusco问,小心地探出身子想偷看一眼信封的内容物,Novak却直接把照片交到了他手上。那是一叠照片,每一张角度都很隐秘,是从障碍物的后面或者隔着很远的距离拍摄到的。他认出了照片里某些人物,他们都是警察,是HR的人。这些照片捕捉到的都是他们和毒贩交易、或和黑手党接触的情形。Fusco试着记住这些照片的内容,以便以后可以告知Reese(如果Reese还来找他的话)。但照片的数量有点太多了。

 

“房间里的那个人是个记者,”在Fusco翻看照片的时候Novak告诉他。“他跟踪和拍摄了一些跟HR有关联的人。照片拍的不错,如果他直接把这些照片发表出去,肯定会给我们造成不小的打击。但是这个蠢货居然想利用这些从我们这里捞好处。他给我们寄了其中几张,附了一个金额和一个地点,然后…我们接头了。”

 

Fusco翻过一张某十分有名望的警长和一个打工妹的怎么看都不能算雅观的照片,接下来的一张瞬间让他觉得口干舌燥,一颗心几乎沉到膝盖。

 

他看到了自己的车,停在一座高架桥下。他看到自己被Reese压在车门上,这张照片完美捕捉到了两个人脸对着脸,互相瞪着对方的瞬间,Fusco记得当时的情形,记得在那前后发生的一切,他的大脑一片混乱,脑子里剩下的唯一想法就是“天啊,当时的情况跟这上面看起来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Novak走过来,拿食指敲着这张照片。“我也觉得这张挺有意思的。”他说,脸上又一次出现那种阴笑,这一次Fusco明白了这种笑容背后的含义。“那个记者之前就把这张照片寄给了我们。大概是因为他认出了照片上的另外那个人。我们为了找他把整个纽约几乎翻了个遍。所以他大概想,‘一个警察和那个专门射人膝盖的神秘人在大桥底下密会?这张照片肯定能引起他们的兴趣。’他想的一点也没错!”Novak事不关己的嘴脸被一种更加锐利和阴险的神情所代替。“他不知道的是想找这位膝盖侠的不仅仅是外面那些普通警察,HR的人也在找他。”Novak歪过头“那么,Fusco,你想解释一下这张照片是怎么回事吗?”

 

他会想出说法来的。他必须要想出个说法来。但他只是坐在那里,顶着一脸傻乎乎被吓到的表情,思维像一辆陷进了泥潭的车。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透过眼角的余光他注意到Mason和Brody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自己身边了。

 

Fusco长叹了一口气,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不擅长说谎。

 

而接下来他的后脑勺受到的那一记重击,可以说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内。

 

TBC.

 


评论(7)
热度(5)
© Mr_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