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墙头的东西都在一个号上
吃饭睡觉关爱豆 风流舰长俏骨头(不是

【授权翻译】[POI][Reese/Fusco]Harmless Observation 4/9

虽然作者开头写了有xx未遂内容的警告,不过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啦…反倒是那之前的部分,想像了一下那画面肉麻的我几次都觉得要翻不下去了…至于后来怎么克服的是多亏模拟人生…

不过按文里那个体位(并不是)身材如此圆润的豆豆居然没从沙发上滚下去也是挺神奇的lol


===


标题:Harmless Observation 第四章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23267/chapters/732575

作者:livenudebigfoot


翻译:Mr_叔_HelloRDJ

授权见http://robinxrobben.lofter.com/post/1cf4b660_792e5f4

请勿无断转载,谢谢


Notes:

(作者)警告:本章含有类似强|暴未遂的内容,如果不能接受请跳过。


正文


Fusco躺在黑暗的房间里,双手扣起,放在肚子上,他睡不着,桥下的那一番遭遇在他脑中不停回放,他知道自己并没做错什么,所以他并不是在责备自己,只是觉得好像有什么话忘记说了,这种感觉挥之不去,不停折磨着他。


最后他起身,光着脚开始在关着灯漆黑的公寓里渡步,漫无目的的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如果他能想起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大概就能停止这个无意义的举动安心回去睡觉了。


厨房流理台上的手机发出的震动的声音,但他不去想接。


他怀疑自己会这么焦虑是因为他今天居然说了自己愿意去死这样的话。这话应该并不完全出于真心,因为在经历了这一切后,他仍然在为了活下去而挣扎,但同时他又常常控制不住地觉得自己将永远摆脱不了HR,或者Reese,或者他曾经为Stills做的那些事。他永远无法彻底摆脱他们。


然后他听到了来自门口的轻微响动,金属间互相刮擦和金属刮到门的声音,就好像一个醉鬼正在试图把钥匙插进门锁。这种声音对Fusco而言就跟敲门一样明显。Fusco想叫他滚蛋,但最后他仍然拉开门链,在Reese撬开锁之前先打开了门。


Reese手里捏着撬锁工具跪在门前走道里,他抬头看着Fusco,表情几近胆怯。他的身边放着一瓶空了大概三分之一的酒,Reese站起身,把冰冷的酒瓶往Fusco的怀里塞,最后Fusco不得不从他手里接过瓶子。“我给你带了点东西。”


“是啊。”Fusco晃了晃酒瓶,看着红酒在半空的瓶子里晃荡。“不过看来你已经先干为敬了啊。”


“今晚有点不好过。”Reese承认。“我很抱歉。”


Fusco看得出他是真心的在向他道歉。他的神情中带着醉汉特有的认真和严肃,眼神黯淡。他知道Reese会这副德行仅仅是因为他喝过酒了,下一次他们见面的时候他又会变得毫无悔意,但Fusco期待这一声抱歉已经太久了,哪怕只此一次,他想仍然想听下去。“好吧,”Fusco说,“继续。”


“我,”Reese几乎马上卡了壳,一只手扶住门框,稳了稳身形,继续说道“这么长时间都太得寸进尺了,Lionel。我不该这样,因为这样会让你在自己家都不能放松。这是你自己的,”他清了清喉咙,“生活。你做了不少错事,Lionel,但我仍然不能确定我做的这一切对你来说是不是公平。”Reese看着他的眼睛,对着他眨了眨眼。“下次我会先敲门的。”


Fusco抬了抬眉毛。


“我很抱歉?”Reese补充道。


“你说的前半部分我都明白。我只是有点想不通,你半夜来撬我家门锁就是为了告诉我你下次会敲门?”


Reese严肃的神态垮了下来,整个人都靠到了门框上,一脸困倦和懒散地对他微笑。“习惯使然。”


Fusco叹了一口气。“要进来吗?”


“你想我进去吗?”Fusco觉得Reese正在试图掩藏他语气里的期待。


Fusco在意识道自己这个行为有多反常之前已经抓住了Reese的袖子。抓袖子这个动作本身就挺反常的了,不是吗?Reese对Fusco推推搡搡是家常便饭,但是Fusco哪怕是主动地碰Reese一下那都能算是场惊天动地的革命。Reese低着头,惊讶地用一双醉眼看着被Fusco抓住的地方。Fusco觉得自己既然已经失态,干脆把他拽进了门。“进来吧混蛋,你会把邻居吵醒的。”


Reese笑了,用一条手臂圈住了Fusco的肩膀。


Fusco家里居然有一套红酒杯,对于这个事实Fusco的震惊程度甚至不亚于Reese。那只是两只廉价的大高脚杯,自从他搬到现在这个公寓之后就没用过了。Fusco把它们从碗柜的上层里坑出来,把上面厚厚的一层灰洗掉。Reese就负责往里面倒酒,倒的几乎满出来,但这一切看上去还不算坏。


“我平时不喝红酒,”Fusco斜靠在沙发上,看着客厅的灯光透过酒杯,假装自己能从这种宝石般的深红光泽里看懂点什么。“但这感觉还不错。”


笔直的坐在沙发另一头的Reese发出了一声低哼以示同意。“如果我知道这是什么年份的酒,我会告诉你的。这是从Finch的私人珍藏里拿的,所以肯定是好酒。我就知道这点。”


“真的?我还以为你多少懂一点。”


“是吗?”


“是啊。你看上去整个一詹姆斯邦德。”


“007喝的是马蒂尼,Lionel。”


“管他呢。”


两人安静地坐在一起,紧张的气氛被酒精所缓和。Reese的手放在Fusco的小腿上。让他觉得现在这种气氛甚至比平时还要好。


肩胛骨之间的刺痛让他知道自己又在被人观察,Fusco抬起头,看向Reese,发现他正上下打量着自己,看了足有大概10秒那么久,但是Fusco几乎一点都没觉得不舒服。“我吵醒你了吗?”Reese有所指的看着Fusco的衣服问。


从Reese撬他门之后的半个小时里Fusco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一直只穿了一件旧T恤和四角短裤。这也反映了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发展到了多离奇的地步。在Reese面前穿成这样没让他觉得不舒服,而是放松。他已经没有什么可藏的了。“不,”他说,“我本来就睡不着。你撬我锁的时候我正好在家里散步。”


“为什么会睡不着?”Reese向他靠近了一点。


他呻吟了一声,靠回沙发扶手上。“我不知道。大概就是想太多。”


Reese爬过他的那半沙发,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我不知道你还有这种烦恼,Lionel,”他的一半身体已经压住Fusco,嘴角弯起一个浅而狡黠的弧度。


Fusco也笑了“你就接着笑吧,老兄,”Reese把他推到自己的身侧,滑进沙发靠背和Fusco背后之间的空隙,抱着他蜷起身子。一只手放在他的身侧。


Reese以前也用过同样的姿势抱过他,不止一次,但是从来没有那么光明正大过。通常都是在Fusco睡着或者假装睡着的时候,而他也一直在担心如果自己戳穿Reese,这一切会不会就这样结束。Reese把头靠在Fusco的颈侧,喷在他的耳朵上的呼吸让他有点僵硬。


“我一直觉得很惊讶,你居然从来不制止我这么做,”他说,好像他能听到Fusco的所想。


“我没告诉过你别在我睡着的时候对着我发春吗?再好好想想。”他在Reese的手开始漫无目的而又略带羞涩的在他身上游走的时候蠕动了一下,他的手触碰过他的胸膛,腹部和大腿,时轻时重。或许他本来是想捉弄Fusco,但动作里却充满了迟疑和踌躇。


“是啊,”Reese承认,然后抱的更紧,“但你也不是每次都是睡着的。有的时候你清醒的很,但你什么都没说。”


Fusco呼吸都停顿了一秒。他很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否真的在朝那个方向发展了。也奇怪于自己为什么一点都不觉得抗拒。Reese一只手停留在了他的臀部。


“Lionel,”Reese的声音变低,Fusco的脖颈被声音带起的震动弄得微微发麻。“我希望你重新考虑一下。”


“嗯?”


“关于离开这里。”


Fusco扭过脖子,试着去看他的眼睛。“什么?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Reese用手肘撑起上半身,对上他的目光,眼里的无助让两个人都都觉得有点尴尬。“我没有。”


“不,在做了这么多之后我不能就这样抛下这一切逃走。我已经走的太远了。而且我是绝对不会离开我儿子的。”


“你可以带他一起走,”Reese回复的有点太快了。然后用一种更慎重的语气接着说,“方式或许并不完全合法。但我想你应该不大会在乎这些吧。”


“放开我,”Fusco想要从他身边挣脱,Reese抓住了他的手臂。“我不会让你把我的孩子从他妈妈身边绑走的。你他妈的怎么回事?”


Reese在Fusco用手肘撞他的腹部的时候没有反应,只发出了一声模糊的呻吟。“我不敢相信你竟然会愿意让我这样靠近你,”Reese翻了个身,把Fusco面朝下压在了沙发上。“你不知道我可能会伤到你吗?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也知道我的身手;你亲眼看到过我是怎么对Stills的。”他把Fusco的手压到头顶上方。“是因为你觉得我不会伤害你吗?”他凑到Fusco的耳边。Fusco能闻到酒气,还有他皮肤上的浴盐味。“是这样吗?”Reese低声问,语气里带着一点点期望。“你信任我吗?”


Fusco挣扎着。他被彻底锁死了,不得不保持着这个带着一点性意味的姿势。他尽可能地把这当成他们之间普通的一次争吵,当成是Reese又在像平时一样向他发难。“或许我真的信任过你,结果你就对我干出这种破事。”


“别这样,Lionel,不要这样,”他咆哮。他们之间的距离有点太近了。“你根本就不该相信我。我太危险了。”他断断续续地说。


“但我想这点你大概没法控制,”Reese继续说。“这是你的本性。我选择你就是因为你的忠诚。但我当时没有考虑的那么深,我没想到……”他停顿了一下。“我对你的控制已经强到可以要求你去做任何事,甚至是去完成自杀式的任务,而出于本性你根本不会拒绝我。现在我已经不希望你再这样继续受我控制了。”


另一个房间里Fusco的电话又震了起来。这声音让他心烦意乱。“我得去接……”他又一次试图爬起来,结果还是被压回沙发上。


“告诉我你会考虑的,”Reese的语气几近恳求,“让我结束这一切。”


Fusco闭上眼。他已经彻底认清了自己现在的处境,Reese压住着他,热量通过西装的布料传到他的背上。Reese的一条腿顶在他的双膝之间。他知道通过普通的反抗他永远也得不到自由,因为Reese已经彻底控制了他。他有一百种方法继续钳制他,一千种方法能让他从此再也站不起来,对此Fusco心知肚明。


他也知道Reese已经被他自己的某种情感冲昏了头脑。他也注意到Reese正在用拇指来回摩擦着自己的手腕,某种表示亲昵的小把戏。


当Fusco强装镇定地再一次对Reese说“John,放开我”的时候,他照办了。Fusco挣扎起身,理了理上衣。“我快被你吓尿了,”他说,仍然装的稀松平常。


Reese靠回沙发背上,双手蜷起,不自然的放在大腿上,警惕的看着Fusco走过他身边,去拿自己的手机。他看上去很惭愧。


“我很抱歉,Lionel,”来电在Fusco来得及接起来之前断掉了。“我从没想过让事情变成这样。”


“我不在乎。”Fusco还是拿起手机,解了锁。


“你让我很担心,”Reese说。他从沙发上起身,站到了门前。他的脸上充满懊悔和疲倦,肌肉因为酒精的摄入而松弛,但他还是那么危险而致命,像一台失去了控制的杀人机器。Fusco倒退到了流理台旁。“所以有的时候我不得不花上成天成天的时间来跟踪你,这样才能让我恢复冷静。”


“是啊,”Fusco的声音弱的好像一片已经枯死掉落的树叶。他清了清喉咙,仍然感到战栗,但之前的恐慌已经退去。“就像我说的,老兄,我不在乎。我不希望你再呆在我家,也不管你是想我继续留在HR还是跑路。现在我只想麻烦你出去。”


Reese往前靠了几步,一只手伸在半空,手掌向下,五指伸开,好像正在试图安慰一只受了惊的动物。“当我看着你的时候,我看到的是无数种可能发生在你身上的结局,看到你如何被连累和杀害。是我把你逼到了这个境地,我要对你负责,Lionel,任何可能会发生在你身上的不测都会是我的责任。”


Fusco看也不看的关掉了手机屏幕上的未接来电通知,打开了拨号键盘,按了两个数字,然后把屏幕举到了Reese眼前。“我叫你‘出去’,”Fusco说,大拇指悬在数字1的上方,随时准备按下去。


Reese僵在了原地。“这可不是个好主意,Lionel,”他小心地说,“你要怎么跟HR解释?”


“我会想一套说法出来的,”他说。“赶紧在我干出蠢事之前出去,好吗?”


Reese深出了一口气,向他露出了一个微笑,那种没有一丝假意,偶尔会让他大脑停转的微笑。“我会这样,是因为你比我想象的好太多了。”


Fusco意识深处的某一部分对这句话起了反应,这一部分的他一直藏在他自己的意识深处,满身疮痍,不见天日,仍然甘愿为Reese的几句称赞而卑躬屈膝,每一次都控制不住的屈服于Reese,渴望被约束,渴望被控制。他觉得自己好像看清了一切,明白了为什么他会让Reese变得疯狂,为什么他会允许Reese闯进他的生活,为什么已经到了这种时候,Fusco仍然不想赶他走。


但他仍然决定画清这条底线。Fusco是很忠诚,几近可悲,总是那么渴望听到Reese的声音以至于有时候会有意在电话中向他挑衅,好让两人之间的对话能进行的更久一些。但同时他也很顽固。


他按下了1,然后把电话举到了耳边。安静的等接线员说完了她该说的话后才说,“这里有人私闯民宅。”


Reese往后退了几步,笑容僵住,脸上殷勤和爱意一时无处可放。“我很抱歉,”走出门前他说,“我不该这样逼你的。”


Fusco放下电话,一只手遮住话筒。“你没有逼我,我这么做是我自愿的。现在赶紧出去,好吗?”


他走后,Lionel向接线员提供了一些细节,他甚至没有试图去说谎和掩盖。他忍不住开始想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他没法取消这次警报;就算他告诉那个接线员已经没事了,他们还是会派人过来看一下,然后HR就会得知此事,就像Reese之前说过的一样。但他可以应付,他处理过很多次类似的情况,但是这一次他有点不想去应付了。


他并不感到后悔,但仍然忍不住怀疑自己的做法是否太过愚蠢和偏激。


Fusco手里的电话又开始震动,他下意识的接了起来。“哪位?”


“Fusco警探?”是Finch的声音,尖锐而急迫。“抱歉打扰你了。我整晚都在尝试联系你。”


“没关系,”Fusco摸着额头说。“什么事?”


对面是一个让人不安的停顿,不时传来低沉、平静,略带犹豫的声响,就好像他正想试着解释什么,却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最终他还是开了口“他喝醉了。”


Fusco忍不住笑出声,声音干涸刺耳。


“他最近有点紧张过度了。他不习惯有那么多空闲时间,所以他开始重拾了一些旧的……习惯。我一直在尽我所能的给他找事做,但我的手上只有这么多……”Finch的声音小了下去。“我只是想提醒你,如果他去找你,请小心。”


Fusco仍然在笑。这事已经变得有点失控了。


“你觉得这很好笑吗,警探?”Finch问,语气严厉而认真,听上去特别像Fusco小学时候的图书管理员。这让Fusco笑的更厉害了。


“不,”他在换气的间隙说。“他刚走。你晚了一步。这一点也不好笑,你的电话来的有点太晚了”


“喔,”Finch轻声说。“我很抱歉。”


“是啊,”Fusco说,一边用手指揉着眼睛。“我也是。”


TBC.

===


Notes:

(作者)我发誓这俩关系发展最诡异的部分都在这章里了。抱歉。




 





评论(9)
热度(8)
© Mr_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