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 Crowley/Bobby Singer
[POI] John Reese/Lionel Fusco
[Marvel] ALL铁
[ST] James T. Kirk/Leonard "Bones" McCoy
以及其他各种冷cp。

一个懒惰的搬运工,可以日英翻中, 不过中文水平相当有限。
基本没有洁癖,但是拉郎一生黑,不喜欢多P,深爱各种助攻龙套小市民。
叔的愿望是世界能给配角们多一点尊重,谢谢。

【授权翻译】[POI][Reese/Fusco]Harmless Observation 2/9

这一章拿手机更的,字体加粗什么的弄的可能不是很好。请见谅。

 

=====

 

标题:Harmless Observation 第二章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23267/chapters/707427
作者:livenudebigfoot

翻译:Mr_叔_HelloRDJ
授权见http://robinxrobben.lofter.com/post/1cf4b660_792e5f4


=====


Fusco的努力确实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改善了他的处境。Reese开始像往常一样给他打电话,向他索要各种信息,让他帮一些明显不合法的忙,而Fusco也十分乐意提供这些帮助,天知道他有多想念这样的日常。

而Fusco意识到这些已经成为他的日常了的那天成了他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

但那仅仅是因为他没想到接下来事情还能变得更糟。来自Reese的电话越来越少,起初他还很高兴,因为这样一来他终于有充分的时间去干他的正职——为HR卖力了。这是几个月以来头一次他可以和他的孩子一起堂堂正正的呆在室外而不用担心Michael会有危险。他的处境并不安全,但至少很稳定。而且只要他保持低调,就能继续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安稳。

所以当他又开始有那种感觉,感到肩胛骨之间的莫名其妙的发痒,感到那种发自内心强烈的不安,有了那种好像被一个穿西装的跟踪了的感觉的时候,他知道这一切都并非幻觉。

这一次他没有犹豫多久就拨通了那个电话。

“早上好,Lionel,”Reese轻快地说。现在是早上6点,Fusco瘫坐在办公桌前,正捧着一杯大概是钱能买到的最恶心的咖啡和宿醉奋斗。而Reese这会儿大概正在喝着他的拿铁。操他的

“不。不,我一点也不好,”他对着电话嘘道。“我们得谈谈界线问题。我需要你立刻停止监视我的公寓。”

一声清晰可闻的哼笑从电话那头传来。“Lionel,我觉得你有点太高估你自己的地位了。”

“或许是吧。如果你不再整晚整晚的把车停在我家街对面,我说不定可以谦虚一点。”

Reese的声音里充满了假装出来的关心。“你看到有一辆车在你家对面停了一晚,就觉得有人在监视你了?你可真够多疑的,Lionel。你想过找人求助吗?”

 “想过啊,每一秒都在想,”Fusco说,在Carter一边看文件一边经过他桌边的时候侧过头,用手罩住电话。“但那是你,不是吗?”

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他一个字也没有说。听筒里传出的只有安静的呼吸声。Fusco几乎放弃了,就在他准备挂电话的时候,Reese终于说了一句,“是的。”声调虚弱而混乱,好像连他自己也惊讶于这个答案。

Fusco首先感到的是解脱,这也挺让人惊讶的,“你为什么这么做?”他问。

“我不知道,”他承认。“我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负责。”

“负责?对谁?”

“你?”他的声音听上去疲惫不堪。

Fusco觉得自己的还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建设来接受这个答案,不管这句话到底意味着什么。“不,”他的回复很坚决。“你不必对我负责。我会对我自己负责,因为我已经是个他妈的大人了。”

“我知道。”

两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互相听着对方的背景音。Reese此时应该是在室外,某个有车和行人的地方。某个离他很远的地方。

很好。

“你今晚还会来监视我的公寓吗?”他问。

Reese仍然非常的安静。

“你该给自己找个爱好了,老兄。”

“我很抱歉,Lionel。”他的声音听上去很失落。

Fusco的拇指摩挲着那个可以结束这场对话的按键,但他犹豫了,然后做了一个可怕的决定,甚至开始对他自己接下来将要说的话感到害怕。“听着,”他说。“我会在回去的路上买点泰国菜。”

沉默。“哦…?”

“我是说,晚饭我会带外卖回去。你可以过来跟我一起吃,或者去做除了跟踪和监视我以外的其他随便什么事。但是如果你执意继续做个跟踪狂,我就要采取行动了。”

“你真友好,Lionel,”Reese说,那种平缓戏谑的语调又回来了,Fusco立马后悔了,为什么要去邀请这个自以为是的混蛋?“我会考虑的。还有别的事吗?”

“有,”他说。“为什么你总是喜欢叫我Lionel?”

电话突然被挂断了。

Fusco觉得自己终于赢了一次。

然后他想起了那个邀请。

***

当他拎着一袋子塑料饭盒回到家的时候,他仍然不知道自己期待的是哪种结果。Reese可能已经来了。也可能没有。或者人没来,而是打来电话,那种好像他正在什么地方看着你,所以对你的行动了如指掌的,让人不安的电话。

如果Reese真的打电话来,那Fusco必须要像他早上电话里说的那样做点什么来反击了。他不能就这样妥协。如果在这个时候没能和Reese划清界限,那么他大概永远都甩不掉他了。而这就是他最大的问题了,因为Fusco知道他对Reese的威胁只是空谈。他不可能去找警察或者HR。他们会问他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Reese是他的什么人,他不想走这条路,这么做的结果只能是蹲监狱或者死亡,而Fusco对其中任何一种都不感兴趣。

或许他可以打给Finch,但又觉得他根本不会在乎。

当他打开公寓的门,看到里面没有人的时候,几乎感到如释重负。

他把外卖放在咖啡桌上,叹了一口气,肩膀紧绷的肌肉松弛下来,心跳也变得平缓,但他的后颈仍然隐约感到那种熟悉的神经痛,好像有人正盯着他似的。这让他又紧张起来,他检查了所有房间,一只手始终按在配枪上。

他不会拔枪的。看在上帝的份上,这可是他自己家。

但他就是不放心。

所有的房间都跟他离开时一模一样。水槽里堆满了脏碗,浴室里到处都是水垢,他自己卧室的床上还是一团糟,衣橱抽屉打开着,还有那个他儿子周末会来住的房间,也仍然充斥着让人不快的宁静。

家里确实只有他一个人。

所以当他走出Michael的房间回到客厅的时候,几乎被吓到魂飞魄散——Reese就坐在他的沙发上,自然而随意,好像他本来属于那里一样。他随意地翻看着那只装着外卖盒子的塑料袋,表现的像个明明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但出于礼貌仍旧控制着自己的孩子。Reese抬头看他,眼中一瞬间划过一道奇异而真诚的光芒。

“哪份是我的?”他举着其中一只泡沫饭盒问。

Fusco靠在墙上,仍然觉得惊魂未定。“你敲门了吗?”

 “敲门不是我的风格,”他回答。“你为什么那么惊讶?是你请我过来的。”

“是啊,但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来。”Fusco的心跳终于慢下来了一点,他尽量假装镇定的走进客厅,途拐进厨房拿了两把叉子和两瓶啤酒。这挺管用的,一切都显得很自然。

他在沙发的另一头坐下来,把叉子和啤酒递给Reese。Reese则把塑料袋推到他面前,Fusco把里面的东西分了分。“如果你觉得我不会来,”Reese问他,“你为什么要买那么多吃的?”

“闭嘴,吃你的饭,”Fusco把一个饭盒塞进他手里。

两人沉默了大约有5分钟这么久,整个公寓里只有他们的叉子戳到泡沫饭盒发出的咯吱声。Fusco发现自己没有像往常一样感觉自己被人观察,Reese甚至没有在看他。他在吃东西。这挺诡异的,这个景象给人的感觉大概只能用“不协调”来形容。

如果西装男也要吃饭,那就意味着他大概也是个普通人类。

而他现在就坐在Fusco的沙发上,吃着泰国炒面,喝着Fusco的啤酒,而且看上去简直他妈的憔悴。Fusco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也没法去注意,因为平时他根本没有这个勇气或精力去多看这个西装男哪怕一眼,但Reese看上去真的糟透了。黑眼圈,发灰的脸色,还有那身微妙的有些凌乱的西装。现在的他看上去简直像个瘾君子。Fusco并不瞎;他知道平时的西装男外表看上去有多光鲜。不知道到底多大的事才能把他折磨成这个样子

“看来你这几晚过得都不怎么样啊?”他问,在这种Reese很明显有点不对劲的时候,他实在想不出自己还能和他聊点什么。

Reese笑了,干涩而冷漠。“你是说我把车停在你家街对面监视了你一宿的那晚吗?”他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啤酒。“不,那不算什么。”

“关于那个,你想解释一下吗?”

“不。”他往叉子上绕了一团面条。“或许吧。我想我应该给你一个解释。”然后是一个悠长而缓慢的深呼吸。“我最近搬了新家。”他说。

Fusco没有说话,等着他的进一步说明,然后意识到已经没有下文了。“这算借口吗?那你找理由的水平是在是不怎么样啊。”

“新公寓非常好。是Finch买给我的,比我自己能想象的还要好出很多,但我只需要一个睡觉的地方,我不想要……”他咳嗽了一声。“我不需要那么多空间。”

“对你家房子太大这事我深表遗憾。这真是个他妈的悲剧。”

Reese无视了他。

“好吧,真正的问题是我的‘工作’越来越闲了。并不是说已经完全没事可做;毕竟凶杀总是在发生,但有的时候我们就是会遇到这种…淡季。没有任何信息蹦出来。所以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着。而且就算拿到了相关信息,一切从开始到结束也太快了。我们在救人这件事上已经太过得心应手,有难度的工作越来越少了。”他用叉子戳着饭盒的底,发出让人牙酸的噪音。“我没法待在我的新公寓里,Lionel。我没法一直呆在那里,尤其是在这种没事可做甚至没有问题可以思考的情况下。我会开始爬墙的。”

Fusco若有所思地吃了一口他的炒面。“你的意思是,你在你新家呆的快发疯了,所以你就跑到我家来让我也跟着发疯?”

Reese虚弱的耸了耸肩。“也不全是。我只是想找点不那么复杂的事来做。”他向前倾身,眼里又出现了那种奇怪的光。“我觉得你就挺单纯的。”

“去你的,伙计。”Fusco往旁边挪了挪,转过身子不去看他。

又是那种让人难受的沉默。“我是在夸你。”

“好吧。”

两人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食物上,Fusco觉得周围的沉默给人的感觉变了。变得更加稠密而脆弱。

“所以,”Reese突然说,“你买了泰国炒面?”

“是啊,我不知道你想吃什么…”

“你没问。”

 “…反正我也不在乎,所以我就想,‘谁不喜欢泰国炒面呢?’”

两人互相拿眼角看着对方,都不愿意率先转过头来直视对方一眼,打破这个局面,于是他们就这样一起面对着那台甚至还没打开的电视机。“我可能对花生过敏。而你不知道。”

“是啊,但你没有过敏。”

“说不定我以前过敏呢。”

“那你早死了,”Fusco说。“然后所有困扰我的问题都会得到解决。”

Fusco仍然死撑着没有正眼看Reese,但他觉得Reese此刻大概正单手托腮,试图遮掩他脸上的微笑。Fusco清了清喉咙,站起身。“我再去拿两瓶啤酒。把电视打开吧。”然后把遥控器推到Reese面前。

“看点什么?”Reese问。

“随便。找点你想看的。”

然后他们一起看了很久的电台大串烧,因为Reese在每次他觉得无聊或烦闷的时候就开始不停的换台,而他太容易无聊了,这种情况周而复始地持续了好长时间。“这些电视节目怎么这么无聊?”他问。

此时的Fusco终于放松了下来,脱掉了外套和配枪。他的手指放在领带结上,正打算把它拉开,“你才发现?”

“因为我没有电视机。”他承认,“我已经很多年没看过电视了。”

“知道了吧,这就是导致你变跟踪狂的原因。去买台电视,有空的时候看看Knicks队的比赛,保你晚上睡的香。”

后来他不知不觉的睡着了。他简直不敢相信在这种冤家就坐在身边的情况下他居然也能睡着,但他就是做到了。

他醒来过两次。第一次是因为电视里传出的某个尖锐噪音。他睁开眼,发现Reese正盯着他的脸,表情温柔到几乎让人心痛。Reese的一只手摸着他的脸颊,大拇指腹抚摸着他的颧骨的凸起。“继续睡吧,Lionel。”

他照做了。他不得不。

第二次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醒的。或许是因为四周太安静了,电视机已经关掉,只留他独自一人斜靠他的那半边沙发上。他走进厨房,看到流理台上放着几个空啤酒瓶,剩饭已经被打包好放进了冰箱。Reese已经离开了。

他回到客厅,捡起沙发上的衣服,几个小时后他的前妻就要把Michael送过来了,在那之前的时间他更愿意在自己的床上度过。到这时他才发现咖啡桌上有一张留言条,那是一张收据,背面潦潦草草地写着一行字。

“下次帮我点马沙文咖喱。”

Fusco把纸条揉成一团。他告诉自己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但他仍然忍不住微笑。

 ===
TBC.

原文下的一条评论:


评论来自Lurkerlynne on Chapter 2 Tue 05 Jun 201209:30PM EDT

把我口才发挥到最大也不够表达我对这一章的爱:D我爱Fusco。Fuussscooooo!

在某些方面我觉得他比Finch更适合Reese,因为Finch和Reese一样都太过破碎,至于Carter,她有点太——理想主义了。而Fusco才是那个脚踏实地,深谙人情世故的人。And despite everything, actually likes The Suit and Mr.Friend-of-a-Friend.


回复来自livenudebigfoot on Chapter 2 Tue 05 Jun2012 10:09PM EDT
Yaaaaaay,都不知该说些什么了,能收到这样的评论看来我作为一个写手还不算坏。

虽然我萌很多CP,但我还是特别喜欢Reese/Fusco,而原因正像你说的那样。连剧里他们俩的友情都受到各种阻碍,而且按理说这两人应该是互相痛恨的,但他们就是发展成哥俩好了。而且我觉得他们俩都有点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对方。我也说不清楚,但就是觉得这种关系超可爱。

评论(3)
热度(9)
© Mr_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