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墙头的东西都在一个号上
吃饭睡觉关爱豆 风流舰长俏骨头(不是

【授权翻译】[Star Trek][Kirk/McCoy] Blueshift (3)

感谢好友教我英语,还差一个能教我语文的,有人乐意不(大哭

可怜的第一章一加完链接又被锁了,这次解锁完我就不管了……老是发消息或者留言去解锁也很累啊……


Blueshift

作者 Tassos

原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76099

授权见 http://robinxrobben.lofter.com/post/1cf4b660_10d15989

请勿转载。谢谢。


章节

1】【2】【3】(未完)


(3)


跟Kirk一起喝咖啡很尴尬。或者说只有Leonard这么觉得,觉得自己像个被放在显微镜下观察的样本,Jim问他问题,他基本都用耸肩或者一两个字回答他。对此Kirk似乎并不在意,只是偶尔会给出一些冷嘲热讽的回应。Leonard其实还挺喜欢这个猜谜游戏的。

 

“我知道你是个医生,你的专长是什么?”

 

“外科。”

 

“范围有点广啊。”

 

“人类,”Loenard回答。“我在这里上的课都是关于外星物种的,以弥补专业不足。”

 

他们并排坐在位于Sloane一楼,公用复制机旁边的一个长椅上。咖啡烂透了,但至少还是热的。Kirk每喝一口都忍不住要做鬼脸。“他们得好好调试一下那台机器了。”

 

“我猜你的课一定很有趣,”Kirk接着说,随着话语耸动的眉毛有点滑稽,几乎让Leonard笑出来。

 

“非常有趣。类人种族间消化系统简直引人入胜。”

 

Kirk对他眨眼,举着杯子的手停在半空。“希望你是在说笑。”

 

Leonard这次是真的被逗笑了。“我没有。这些课是我现在还留在这个学校里的最主要的原因,”他没有深想,几乎脱口而出。

 

“是吗?”Kirk的语气温和而平静,Leonard从他脸上看到了和先前相似的严肃。Leonard不知道Kirk此刻有没有在心里评判他,如果有,那他藏的还挺好的。或者也可能只是整个学院朝气蓬勃积极向上的氛围搞得Leonard有点被害妄想了。

 

“你呢?”他没有解释,而是转移了话题。

 

“研究人的胃里面的东西对我就没什么吸引力了,”Kirk一本正经地回答他。

 

Leonard翻了个白眼,Kirk笑了笑,然后开始讲述他在学院的经历,细节详尽到到多余的地步,大概是对Leonard之前的敷衍态度的一种抗议。

 

这次谈话让他了解到了关于Kirk的三个事实。一,他睡过很多人。非常多。但他想多了,Leonard对那些被Kirk迷住的新生一点兴趣也没有。他是很有魅力。这点Leonard不否认,但他并不想知道那些细节,谢谢。

 

二,Kirk的课业非常繁重。这点他没有直接说出来,只是提到了自己在六门不同的课程上找到了炮友,六门课,比学院的标准多了两门。Kirk还在一边喋喋不休地说着某个外星姑娘身材有多辣,而Leonard却在寻思他到底是故意透露出关于自己课程的信息,还是说只是太过沉迷于炫耀自己的性生活而忽略了这些细节。Leonard打断了他,“你到底是哪个专业的?”

 

Kirk眨了眨眼,比划着外星姑娘傲人S曲线的双手停在半空。他歪着头,有点搞不清这个唐突的问题从何而来,但他还是回答了。“战术。”

 

“老天,”Leonard惊叹,因为战术是那些想指挥那些天上飞的铁罐的人才会选的专业。

 

Kirk露出一个虎式微笑。突变的气氛让Leonard僵住了,Kirk应该根本不在乎他怎么想,但他没有移开视线,既没有自谦,也没有开始自吹自擂,只是静静的等他开口。

 

Leonard说出了他的第一个想法。“你知道舰长不能睡自己的船员的,对吧?” 

 

Kirk的表情缓和下来。“但是我们有外交。”他使了个眼色。

 

“你已经打上外星公主的主意了,是吧?”

 

其实他差不多已经这么干过了,Kirk开始说起另一个关于酒吧和来访北海滩的Axanar大使馆工作人员的故事。

 

一直到咖啡喝完Leonard才想到第三点,那时Kirk已经上课去了,他自己正在去医学院的路上。Kirk话很多,但其实基本都是废话。Leonard想了一会,觉得这其实很公平,因为他自己也没有给出很多信息。等价交换,公平公正。

 

下节课还有十分钟开始,咖啡和交谈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他的宿醉,但当得知课上有测试之后他的头痛就又复发了。在那之后他没有再想Kirk的事。

 

Leonard回到房间,满头大汗精疲力竭,外加全身酸痛——Sanchez接受了他的道歉,但没有原谅他。Nicholas从书桌边抬起头,几次试图开口,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Leonard叹了口气,小声说,“昨晚很抱歉,”然后回了自己房间。这远远不够。这可怜孩子不该忍受这一切。Leonard本以为陌生的地方,新的开始——抛开关于宇宙的那部分——能把他的注意力往好的地方转移。这确实有用,但不是一直有用。Jocelyn那边还是没有任何回应,但是今晚他决定要靠看书,而不是喝酒来度过。

 

星期二,诊所非常忙。学院一半的多疑症以及所有的外星种族似乎都患上了流感。医药在过去的一百年间有了十分巨大的发展,但所有的正常医生都知道不能轻视病菌。幸运的是每一个进入星舰学院的人,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学生都事先接种过疫苗。星期四的情况也差不多,Leonard希望自己没有染上什么超级变种抗药病菌。他洗手的频率是平时的两倍,不停地告诉自己会觉得不舒服并不是因为酒精不足,他从上周日之后就没喝过酒了。

 

星期五早上中了招的Leonard几乎下不了床。这感觉就像宿醉,虽然他没有喝酒,没喝酒还要受这种罪,Leonard自己都觉得自己可怜。Nicholas在客厅活动发出的声响最终让他决定起床,让这孩子面对烂在床上的自己,对他实在太不公平了。他仍旧在为上周末的事情感到愧疚。

 

早上的OTC课Leonard差点又迟到了。找了个位子放下咖啡后,Leonard闭了一会眼睛,努力无视那群精力充沛的年轻人聊天的声音。当他感觉到有人无视了他闲人勿扰气场,闯进了自己私人空间的时候,不用睁眼他也知道肯定是Kirk。他深呼吸了两次,感觉有点恼火。

 

“哇哦,我以为你只有在星期一早上才会这样,”Kirk说,“你今天看上去也糟透了。”

 

“走开,”Leonard每一个字都发自肺腑。

 

“不。说真的。你还好吗?”

 

Leonard睁开一只眼,瞪着他。“很好。”

 

“那就好。”Kirk坐了下来,把PADD扔到桌上,发出很响的声音。“我不希望看到你过得不好。”

 

“我过的他妈的好极了,谢谢,”Leonard骂骂咧咧地回答道,他看上去肯定比上次他们见面的时候强。但是Kirk看上去没有任何消遣他的意思。他开始怀疑自己看上去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糟,还是说Kirk马上要开始抖搂他活了这二十来年学到的人生智慧了。不过讲师Higgens的出现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这节课他一个字也没听。中途他睡过去了,当满教室的人开始移动才惊醒。

 

Kirk捅他的胳膊。“走吗?”他问,他已经站起来,单肩挎着书包。他在Leonard爬出座位,差点摔倒的时候扶住他的手臂。

 

“靠。”

 

“你看上去需要来点咖啡。”

 

“我需要早饭,”Leonard呻吟。坐了这么长时间让他有点头重脚轻。“还有波本。”

 

Kirk点头。“没问题。”

 

Leonard任由Kirk拽着他走;他抓着自己手腕的那只手始终没有放开。Kirk把他领到最近的一个食堂,把他安顿到一张桌子边,然后才去排队。Leonard用额头抵着桌面,感受来自桌子的凉意沁入额头。这让他稍微好受了一点,他记得自己的包里还有一支流感药剂,但怎么也找不到了。在Kirk端着煎饼和一些看上去应该是鸡蛋的东西回来的时候他终于放弃了寻找。

 

“没有波本,不过如果你坚持想喝一杯的话,我那里有威士忌。”Kirk把其中一个盘子推到他面前。

 

“我自己有酒,”Leonard说。但其实他没有。不是已经喝光就是打碎了,而在这周末之前他都没空去买。Kirk给了他一杯橙汁,然后开始埋头吃饭。

 

吃东西让他觉得很难受,感觉随时要吐,但当食物最终进到了胃里,他却意外地觉得舒服了那么一点。头也不再痛得那么尖锐。他抬起头,发现Kirk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在看他,Kirk肯定有一堆问题想问,Leonard不知为什么觉得他一开口会听到自己妈妈的声音。在监护权听证会之后他已经和他妈妈有过太多类似的对话了。但是Kirk没有开口,只是继续看了他一会,然后注意力就回到了食物上。

 

他盘子里的食物比Leonard多了一倍。除了煎饼外还有吐司和水果。他吃得很快,在发现Leonard看着自己的时候扬了扬眉毛。

 

“看到什么让你感兴趣的东西了吗?”他露出一个有那么点贱的笑容。Leonard本来想翻个白眼,但那只会加重他的头痛。所以他只是拿叉子从Kirk的盘子里偷走了一块哈密瓜。哈密瓜很甜,水分十足。Kirk仰头大笑,然后起身去给他也弄了一碗水果和第二杯橙汁。

 

“至少现在你看上去不那么像只死老鼠了,”Kirk再重新坐下的时候对他说。

 

“但是感觉好不到哪里去,”Leonard承认。他仍然在等他问问题。Kirk不是Nicholas或者那些实习生,他不怕说错话惹自己生气。但他们两个只是继续互相对视,Kirk仍然塞着满嘴的食物,来自Kirk的目光让Leonard很欣慰,同时又有点恼火,欣慰的是终于有人能这样正视自己,恼火的是觉得这孩子有点太多管闲事了。

 

“你不打算问点什么吗?”他终于失去了耐心。

 

“问什么?”Kirk耸了耸肩。“我猜你昨晚不是过的很好就是很糟,如果是我,我肯定会把问我的人揍一顿。我可不想被你打。你希望我问你吗?”

 

“不,”Leonard说。

 

Kirk再次耸肩,好像在说这不就结了吗。他们相对无言地吃完了这顿早饭。两个人的目光都开始挪向其他地方,有几个人跟Kirk打了招呼,Kirk也挥手回应,Leonard意识到虽然他也上着同样的课,能认出几个熟悉面孔,但除了Kirk他一个人都不认识。不过这次他没有再像之前一样因为回想起自己的大学时代而觉得沮丧。现在他觉得这就是他的宿命了,接下来的三年半他也只能这样凄惨地过下去。还好他已经习惯了凄惨。

 

TBC.


章节

1】【2】【3】(未完)



评论(7)
热度(23)
© Mr_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