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 Crowley/Bobby Singer
[POI] John Reese/Lionel Fusco
[Marvel] ALL铁
[ST] James T. Kirk/Leonard "Bones" McCoy
以及其他各种冷cp。

一个懒惰的搬运工,可以日英翻中, 不过中文水平相当有限。
基本没有洁癖,但是拉郎一生黑,不喜欢多P,深爱各种助攻龙套小市民。
叔的愿望是世界能给配角们多一点尊重,谢谢。

【授权翻译】[Star Trek][Kirk/McCoy] Blueshift (1)

每次加新章节链接就要被屏,可怜哦


章节

1】【2】【3】(未完)



Blueshift

作者 Tassos

原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76099

授权见 http://robinxrobben.lofter.com/post/1cf4b660_10d15989

请勿转载。谢谢。


Rating: Explicit

Archive Warning: No Archive Warnings Apply

Fandom: 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 James T. Kirk/Leonard McCoy

Language: English


当Leonard踏入星舰学院时,他甚至想不起面试的时候自己醉的究竟有多厉害。他没有朋友,想念他的孩子,被失败的过去和体能训练折磨到身心俱疲。然后他再一次遇到了Jim Kirk。


(1)


当那孩子对他道别的时候,Leonard心不在焉地朝他挥了挥手,注意力已经集中到那个刚发到他手上的全新的PADD上。上面显示了他的房间号,测试日程,以及在1400与指导老师面谈的预定。他看着这些数字和地图上陌生的地名,努力回想着在爱荷华面对星际舰队的面试官时自己醉的到底有多厉害。

 

他连自己当时为什么会在爱荷华都有点想不起来了。

 

他需要喝一杯。但他忍住了。他还是希望指导老师在见到他本人的时候还能留下那么一点好印象的。而且他必须得先搞清楚自己住哪儿。

 

宿舍房间只有巴掌那么点大,但好歹他的房间和他室友是隔开的,客厅小得像个鞋盒子,但至少它仍然是个正儿八经的客厅。他的室友已经搬进来了,但人不再。Leonard的行李一共只有一个背包,他把它和新制服一起丢到空着的床上。距离面会还有一个小时,他洗了个澡,刮了胡子,刷了个牙清理了一下嘴里呕吐物的味道。他最后还是吐了,坐他旁边那孩子表现的很宽容。

 

星舰学院医疗部是另一片看上去相当机械化的建筑群。刚建成那会应该更有棱有角一些,而现在看上去已经柔和很多,带着一点McCoy喜欢的人情味。这里除了一所医院外,也有研究机构。他的指导老师Dr. Beltram微笑着和他握了手。他的鬓角已经有些灰白,眼角爬满皱纹。

 

“很高兴你能来,医生,”他说,然后开始询问Leonard过去的从医经验,以及他曾在亚特兰大协助研究过的神经再生技术。他们讨论了在正式加入星际舰队之前Leonard需要补充学习的知识,大多都是关于外星物种的。Beltram还向他详细介绍了一些可供他选择的主课程以及作为军官候补的必要训练。

 

Leonard几乎就要问有哪些课是他可以跳过的,但他没有,因为Beltram替他省掉了这个麻烦,直接告诉了他。

 

“我知道这些课程其中有一半内容都没有什么意义,但或许某天在某个文明落后的星球上,你可能真的会用上它们。就当是以另一个方式提前了解宇宙吧。医学部的说明会明天三点开始,新生也必须参加,简单地说就是告诉你们你们会如何当牛做马心甘情愿地被学院榨干,会后有饮料提供,作为你们忍受会上那些爱炫耀的大人物唠叨的奖励。正式的课程会在两个星期内开始,课程定下之后就是地狱周了。”

 

Leonard并不很想知道地狱周是什么意思,但他在看了一眼日程表后马上就明白了。大标题写着的“体格评估”的那一周,他们要做的肯定不只是在公园里散个步那么简单。

 

Leonard的室友是个人类,一个亚洲血统的21岁青年,医学院一年级。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第二天早上,Leonard想上厕所,却发现门锁着。他敲门,从里面传出一声慌张的“稍等”。他的室友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只围了一条浴巾,脸色通红。

 

“不好意思,”他结结巴巴地说,笑容无辜,“我以为你还没住进来。”

 

Leonard咕哝了一声,绕过他走进了卫生间。他需要上厕所。在那次之后他的室友再没有过任何失态的表现,直到三天后他才知道他的室友叫Nicholas,这还是因为Leonard偶然间听到他接电话。

 

他接受的那些专业测试的内容不是超级简单就是超级难,好像星际舰队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折中。测试结果应该还不错,学院最终安排他的课程比Beltram预计的要少上几门。

 

而在体格评估上Leonard就败惨了。倒不是因为他体重超标或者有其他问题,他以前也很注意健身,但自从离婚后就懈怠了。他在学院的第一周几乎让他精疲力竭。他被编在一个二十个人的小队里,他们的教官嗓门奇大。早餐前他要在拂晓中跑数英里。早餐后是俯卧撑,引体向上和仰卧起坐,然后是新一轮长跑,接下来是午餐,最后Leonard自己也数不清在障碍训练后身上到底有多少酸痛的肌肉,手掌心有多少擦伤,小腿上有多少淤青。

 

他被分配的搭档是一个18岁的女性,一头浓密黑发,南美口音,笑容阳光到Leonard想掐点什么,比如他自己的脖子。

 

“加油啊老兄,你这样衬得我特别厉害,”某天的下午三点,她对翻过十座丘陵后把胃里东西吐了个精光的Leonard说。

 

要不是这会他感觉自己几乎像个死人,他就要对她竖中指了。“闭嘴,Sanchez,”在足足一分钟后他终于努力开口说。她拍了拍他的背,笑着开始追他们的队友。

 

每天晚上Bones都精疲力尽地入睡,第二天仍然努力起床,因为如果他筋疲力尽,他就会停止思考,这正是他想要的。这种疲倦就像某种自我惩罚,这也是他想要的。

 

星期六的他觉得自己像一团会走路的淤青,而到了星期六晚上他就感觉好多了,他们整个班一起在一家名为Harry’s的酒吧喝到烂醉,庆祝自己撑过地狱周,以为自己撑过了学院生活最难熬的时间。Leonard抱着一整瓶波本想,这群孩子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地狱。

 

星期天早晨的宿醉让他觉得以前的自己大概也不知道什么是地狱。他肯定是疯了才会觉得加入星际舰队能拯救他操蛋的生活。

 

星期一早上他仍然在0800准时来到Sloane Hall,和一群一年级一起参加军官课程,大厅里有大概一千个和他一样的最下级生,个个眼睛雪亮意气风发,为自己挺过了在学院第一周而兴奋,而Leonard觉得如果他不得不忍受一周来上两次这个课,他需要找到个买到更好的咖啡的地方。

 

星期一的其他两门课至少还有点用,外星物种药理学入门和双消化型人形生理学(Bi-Gastral Humanoid Physiology不知道怎么翻),然后是晚饭前两个小时的体能训练班。

 

星期二和星期四相对比较好过。他每周要在医院工作10个小时,分成两次,分别在他周二和周四早上的人形解剖学课之后。星际舰队表示这是为了保持他的行医资格,Leonard感激于这个安排,这让他感觉自己终于有了那么点正事可做。

 

他对他的同事印象还可以,可以到共事了一个星期后他接受了他们一起出去喝一杯的邀约,这群人里有老手有新手,但当他们之间的话题转到了各自的家乡和家人上的时候,Leonard啜着他的波本退出了谈话。

 

所有的年轻人都对未来有所期盼,一心指向宇宙,但他,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Jocelyn从法庭另一边投来的冷漠的目光,以及在他说再见时,他的女儿Joanna困惑的表情。

 

Leonard的年龄作为一个学员,甚至一个医学生来说都已经太老了,他能感觉到。

 

这种感觉在他坐在Sloane Hall听着讲师背诵着没完没了的各种规则和制度的时候甚至还能再翻个倍。某个星期三他们被分为几个小组,和助教一起讨论各种规则成立的理由和必要性,他能明白为什么说不同军阶间的深交会产生不好的影响,但他们真的有必要那么认真讨论参加疏散演习的重要性吗?

 

第一周课程结束后他开始提早起床,就为了能在食堂额外多喝一杯咖啡,然后在课程开始10分钟前到教室。他一直坐在后排,这样上课打瞌睡时就会不那么明显。OTC课程成绩取决于两次考试,一篇论文以及出席率,所以其实他最好还是认真听课——但有什么办法呢,他以前可是拿课本来当Jo的睡前读物的。

 

课上唯一还有点意思的就是在周三分组讨论时看着和自己一组的愣头青们磕磕绊绊地做课题辩论。他不该为这些孩子的年轻和单纯而恨他们,但他忍不住,因为他自己已经年轻不再。

 

每次他看着百来号人进进出出,有些看上去疲惫不堪,但更多的都在和朋友聊天,教室中充满了人声组成的嗡鸣。而他只希望他们能他妈的快点长大。那些告诉他们学院生活将会充满欢声笑语的面试官都是骗子。如果星舰奇高的伤病率和由武器走火等引起的事故频率没能让他们清醒,课上教的那一整套就舰桥受到攻击的情况下的应对方案制度总该让他们心里有点数了吧。

 

星期三下午的体能训练课上,Leonard告诉Sanchez他们的工作并不是拯救宇宙,而是死于尝试。Sanchez本来只是随口问他为什么一直这么愁眉苦脸,她脸上调侃的笑容消失,变成讶异,然后变成了怒视。

 

“如果你真这么想,那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之后他们开始了跑步训练,Sanchez没有给Leonard解释的机会,甚至在之后搭档操练的时候都没有再和他说过一句话。Leonard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她的言行恰恰证明了他的观点。

 

但她的那个问题却在他脑中挥之不去。

 

在被大嗓门教官吼了一整天之后Leonard筋疲力尽地回到宿舍,盯着课程阅读材料考虑起了退出。他只需要去行政楼,告诉他们他做不到。在第一学期退出还不会对学院造成多大损失。自己还算是个不错的医生,Leonard自嘲地想,靠着这一点他不至于活不下去。

 

但他最终没有这么做。至少那时没有。走路穿过一整个校区去行政楼?光想想就累了。所以他最终坐定,老老实实地看起了书。

 

星期五的搏击练习,沙袋对面的Sanchez看上去痛苦而坚定,随时准备用武力让Leonard为自己先前的言行付出代价。或许她真的注定为星舰而生,但他不是。他不该在这里,也不配留在这里。同时他也知道自己是个混蛋,他向她道了歉,这是他欠她的。

 

Nicholas在第三周的周六邀请他去喝酒。“我和几个朋友要去Harry’s,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他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门口,不进不出,用身体挡着不让自动滑门关闭。Leonard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盯着来自Jo的最近的一封信看了已经有半个小时了,听到Nicholas的话才回过神,看向他,Nicholas的目光投向他手边的杯子。

 

“谢谢,不过还是算了,”Leonard说。从小受自妈妈的“待人要有礼貌”的谆谆教诲迫使他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谢谢你的邀请。”

 

Nicholas点了点头。Leonard看得出他在出门的时候明显松了一口气。他关掉了PADD,喝了一口杯子里的酒。Jo在信里写了她和她朋友Ana一起玩了游戏,还问他什么时候回家。他盯着那些文字看了太久,甚至没有注意到天色已经变暗。但最终他也没有起身去开灯,就这样继续坐在黑暗里。

 

周日他没有再看书,因为他周一就要离开了。Jocelyn甚至不会知道他来过这里,来过星舰学院。


TBC.


=======


章节

1】【2】【3】(未完)



评论(1)
热度(20)
© Mr_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