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墙头的东西都在一个号上
吃饭睡觉关爱豆 风流舰长俏骨头(不是

【授权翻译】[Star Trek][McKirk] Sleep With Me

时隔一个月,我终于又摸到电脑惹

可以开始发这个p站写mckirk的太太的文

日式小言,简直不要太纯情



Sleep With Me

文链接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2882005#1

作者 TAKE

作者pixiv https://pixiv.me/takeko-aiyama

授权见 http://robinxrobben.lofter.com/post/1cf4b660_1016a43b


请勿转载。谢谢。

 

正文


===


0

 

■前记

 

虽然他们什么也没做,但仍然是腐向。

--------------------------------------------------------------------------------

 

1

 

Sleep WithMe

 

旧金山一直都是一个不夜城。23世纪的现在,虽然已经深夜,摩天大楼群仍然灯火辉煌。透过强化玻璃墙散发出来的灯光一直到日出都不会熄灭,地面的行人络绎不绝。

 

而此刻星舰学院的某间学员宿舍里,McCoy度过了又一个与不夜城繁华街无缘的夜晚。McCoy终于为明天的考试做完了准备,坐在书桌前伸了个懒腰。虽然只是个期中测评,但他仍然不能掉以轻心。如果能继续维持现在的成绩说不定就能提前毕业了。这样自己以后晋升高级医官的道路应该也会更加顺利一点。虽然研学也是一个很愉快的过程,但McCoy更希望能尽早实战。

 

McCoy脱掉了他作为家居服的开衫和中裤,穿着T恤钻进了床里。

 

负责教育和培养星际联邦军官候补的星际学院,宿舍基本是两人一间,McCoy的房间有着让人联想到树木的浅褐色墙纸和深褐色家具,氛围舒适而平静。听说有的房间的墙纸是大红色甚至荧光橙,McCoy很庆幸自己分到了现在的这间。

 

房间包括门正对的地方并排摆着的两张床,往里靠墙的一张足够两个人使用的长书桌,两个衣柜,以及卫生间。面积虽然小,但是设置了很多收纳空间,整体十分机能化。对于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学院上课,课后还要在资料中心自习,只有在睡觉的时候会回宿舍的学员来说这个大小已经绰绰有余了。

 

距离门较远,铺着白色床单的是McCoy的床。虽然对房间没有任何不满,只有房间自带的绿色床单,McCoy一入学就自己换掉了。顺便连室友的也一起换了。

 

对于主张床单还是要用白色的McCoy,室友的反应是“看上去好像医院啊,这是要玩病院play吗?”然后被McCoy踢出了房间。

 

被踢出门的这个室友并是McCoy入学当初的那个。学院会给新学员们安排房间,但入学半年后学员就能自己调整和选择室友了。

 

其实McCoy觉得不换也挺好的,但入学刚满半年,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的室友已经换人了。

 

 “请多关照啦,Bones。”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把行李搬了进来,成为了McCoy新室友的正是入学短短半年,就以传奇的生世、拉风的外表、优秀的成绩以及混乱的生活作风而变成了学院风云人物的James·T·Kirk。

 

半年前在前往学院的穿梭机上第一次见面之后,不知怎么就玩到了一起的Kirk和McCoy现在基本已经是公认的买一送一连体婴。

 

那天结束了课程的McCoy一回到房间,就看到Kirk哼着小曲往衣柜里挂自己的衣服。对招呼也不打就这么搬进来的Kirk,McCoy有点无奈,但也没有把他赶走,只是对他提了一个条件。

 

“不准把女人带回宿舍来。这一点你必须遵守。”

 

 “唉—,为什么?”

 

 “会妨碍我睡觉。”

 

 “你不在的时候总没关系吧?”

 

 “不·行!”

 

 “你是因为离过婚所以讨厌女人了吗?”

 

这是与人合住应该有的常识吧!Bones一边说一边毫不留情地扇了一把Kirk的脑勺。

 

大家都是大人了,刻意强调这种事似乎有点多余,但McCoy是真的不想被卷进Kirk的任何麻烦事里。说实话,自己好不容易摆脱了离婚的修罗场,现在太需要清净了。何况他是高龄重返学校,在校生活压得他根本无暇顾及学业以外的事。

 

2

 

McCoy的第二任室友Jim·Kirk,今天也忙于精彩的夜生活。

 

同住了几个月,Kirk真的一直遵守着约定没有带人回来,相对的几乎每天都去对方住处过夜。

 

天天都这样精力也够旺盛的,McCoy想。如果因此影响到成绩或者身体的话还能说他几句,但Kirk的成绩一直很好,而且连个感冒都没得过,所以除了佩服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他到底是用什么时间学习的啊?

 

 “呜哇!”

 

突然感觉被重物砸中的McCoy惨叫出声。想起身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四肢却没法动弹。

 

 “Bones—”

 

压在自己身上的是Kirk。

 

“我回来啦—”

 

自己连着被子一块儿被抱住了。

 

 “快放手,酒鬼!”

 

McCoy挣扎着想把手抽出来。穿着一身私服,黑色皮夹克,T恤和牛仔裤的Kirk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向他。

 

 “我没醉。”

 

 “骗谁呢?行了,赶紧回你自己床上去……你干嘛!?”

 

Kirk仍然躺在McCoy身上没有挪地方,反倒悉悉索索的脱起了外套。

 

 “跟你一起睡。”

 

McCoy忍不住呻吟。呜呜。

 

自从两人开始同住,Kirk偶尔会像这样要求和McCoy同睡。当然,McCoy每次都会毫不客气的把他踢下床,但对方毫不死心,踢几次都能从地上跳起来继续往他床上挤。时间一久McCoy也明白了对方并不是在恶作剧,而是认真的想和他一起睡,而且每次大半夜的吵来吵去也未免太傻了一点,所以最后他妥协了,同意和Kirk背对背睡。

 

 

不管喝醉还是清醒的时候都会这样。但是从炮友那边回来之后就不会。虽然也不是很确定。

 

但是McCoy真的希望他今天可以放过自己。明天还有考试呢。他不知道Kirk明天有没有考试,也不想知道,但他真的不想搞砸。

 

“找你的女朋友去。”

 

“我有Bones就好。”

 

“可我不好。”

 

“你讨厌我吗?”

 

“超级讨厌。”

 

“可是我很喜欢你。”

 

Kirk拿脑袋蹭McCoy的胸。一股酒味。

 

McCoy有点难过。为什么自己一定要在大半夜跟个醉鬼演什么我喜欢你我不喜欢你啊。

 

Kirk脱完一件外套,压在McCoy身上眼看就要睡着了。McCoy费了好大力气把手抽出来去摇Kirk。

 

 “Jim,别睡,去冲个澡醒醒酒。”

 

 “嗯—明天早上再说…”

 

Kirk调整了一下姿势,把McCoy抱得紧了一点,真的准备就这么睡了。

 

别开玩笑了。McCoy用了浑身力气把Kirk推到一边才终于抽身。Kirk脸朝下趴在他床上睡着了,左脚一半悬空在床外,连鞋都没脱。

 

McCoy不耐烦地帮他脱了鞋,然后躺到了Kirk的床上。被这么一闹McCoy已经睡意全无,而且有点生气,但还是想再抓住所剩无几的那一丁点睡眠时间。一心想着明天的考试强迫自己入睡的McCoy不知不觉间真的睡着了。

 

远处传来水声。应该是Kirk在冲澡,肯定是。水声停止之后又过了一会,被子被掀开,Kirk钻了进来。McCoy翻了个身,给他腾了点地方。McCoy和Kirk背靠着背,McCoy并不讨厌他洗完澡之后那种略微偏高的体温,毫不客气的靠了上去。Kirk安心地叹了一口气,朝他的方向又挪近了一点。

 

所以这人还挺孩子气的,McCoy迷迷糊糊地思考着。从平时的样子完全想不到他喝醉后行为会这么幼稚。如果他对谁都这样,那搬来这里之前很有可能是被之前的室友赶出来的吧。下次如果遇到他的前室友要记得问问。McCoy想着渐渐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Kirk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后来听他说是有考试,而且比McCoy早一节课,当然这次也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人的强悍要是超过了一定程度也挺吓人的,难道地球人里真有超人?

 

3

 

McCoy在食堂见到了Kirk的前室友,一个20岁出头的人类青年。瘦胳膊瘦腿尖下巴,莫名散发着技术宅的气息。据说志愿是成为一名技术士官。

 

“Jim说他想试试跟不同的人做室友。我其实觉得不换也挺好的。”

 

对于McCoy的为什么和Kirk解除室友关系的问题,青年啃着一块披萨,耸了耸肩如是回答。

 

“不换也行?不是因为有跟Kirk同住一间影响睡眠的问题所以才换的吗?”

 

“不会啊?Jim基本没怎么待在宿舍里,经常在我睡了之后才回来,在我醒过来之前就走了。”

 

McCoy盯着已经完全冷掉的咖啡,开始思考。

 

“跟他同住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不,没有。”

 

Kirk肯定经常在其他女性那里过夜吧,好羡慕啊。青年开始自言自语,McCoy对他道过谢后离开了食堂。

 

所以Kirk好像不是对谁都那样。钻McCoy的床的时候也没有带任何性方面的意图。一定要说的话,Kirk的更像是个想要父母宠爱的孩子。

 

虽然没听他本人谈起过,但McCoy还是从外面听说过一点Kirk的过去。Kirk的父亲是个以一己之命救了数百个船员的传奇舰长,几乎在Kirk出生的同时就牺牲了。同样作为星际舰队一员的母亲把Kirk交给了亲戚照顾,一心投入工作几乎不回地球。毫不意外地,Kirk就长成了一个典型密西西比乡村小混混。

 

McCoy觉得他大概是希望能从比自己年纪大的男性身上寻找父爱吧。像Kirk这么优秀的孩子小时候应该和乡村的环境特别格格不入。这样的Kirk大概是在找到了星际学院这样一个归宿之后,想要弥补自己缺失的童年吧。女人,学业,包括对McCoy撒娇大概都是其中的一部分。

 

如果仅仅是这样其实也没关系,Kirk虽然麻烦不断,但自己对他就是恨不起来。总的来说其实McCoy挺喜欢Kirk的。但是妨碍睡眠这点绝对不可饶恕。只有在这一点上自己绝不能退步。McCoy决定下次Kirk再要上他的床的时候给他点教训。

 

 

 

--------------------------------------------------------------------------------

 

4

 

几天后,又一次深夜,Kirk在喝的烂醉之后回来了。

 

McCoy已经睡下了,但在Kirk爬上他的床之前突然坐起身,伸手制止了他。

 

“等一下,Jim。”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McCoy的手掌心,一条腿已经跪在床上的Kirk愣住了。

 

“我们之前约定过的吧?不能妨碍我睡觉。”

 

“嗯,有过。”

 

Kirk老实的点了点头。喝醉酒的Kirk身上已经没有了平时那种锋芒。

 

“你没有觉得自己最近总是在妨碍我睡觉吗?”

 

“因为我把你吵醒了?”

 

“这也算,但是我之前说过,要一起睡的话只能背对背,你也没有遵守约定。”

 

Kirk的表情变得奇妙。

 

“你要是没法遵守那我们还是不要继续做室友了。”

 

Kirk咬住了下唇,看上去像个被认教训强忍着哭的孩子。感觉自己真的是在教训小朋友的McCoy暗自好笑。

 

“我不会再这样了。”

 

“也不准不脱脏衣服就上床。”

 

“嗯。”

 

“如果喝了酒要先洗澡再睡。”

 

“知道了。”

 

“总而言之别吵醒我。”

 

“好的。”

 

看着一本正经的承诺完的Kirk消失在卫生间,McCoy摇了摇头,重新睡下了。

 

Kirk按说好的洗了澡,关了灯,轻手轻脚地爬上了床。McCoy给他留了一半空间。今天就算他合格吧。对着这个任性但还算听话的年下室友,McCoy泛起了一种对兄弟般的情感。

 

5

 

第二天,McCoy一睁开眼就看到了Kirk的蓝眼睛。理解眼前的景象花了他不少时间。

 

“早上好,Bones。”

 

Kirk的脸离他只隔了相互呼吸都能感受到的那么一点距离。McCoy的思维中断了。

 

“Bones?”

 

“哇!”

 

Kirk的脸距离又近了一点,McCoy终于彻底清醒了。

 

“怎、怎、怎么回事?!”

 

McCoy的身体完全无法动弹,他的左手被压在Kirk身下,Kirk的右手压在自己身下,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相拥着躺在床上。

 

 “你!”

 

昨天说好的呢!然而Kirk抢在了McCoy的怒吼之前开了口。

 

“我醒过来的时候就是这副样子了。这完全是不可抗力啊。”

 

为了不吵醒你我也不能随便移动啊。这么说着Kirk对他笑了笑。因为恼怒和羞耻气血上冲的McCoy终于注意到了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光是手,两个人的腿也纠缠在一起,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近到不能再近了,而且在大腿之上,连胯下都……等等,胯下?

 

 

“你怎么什么都没穿啊——————!!”

 

McCoy爆发出全身的力气把跟自己缠在一起的Kirk推了出去。

 

在哇的一声惨叫中Kirk和被子一起滚下了床。

 

“不是你说的不要穿着衣服上床的嘛—!”

 

“你是不是傻啊!我是让你换了衣服再上床啊!!”

 

一大早被巨响惊醒,跑来看热闹的隔壁学员看到了被发狂的McCoy拿枕头追着打的,什么也没穿的Kirk。

 

很快“Kirk夜袭McCoy失败”这个也不完全是假话的传闻传遍了整个学院。

 

Fin

 

6?

--------------------------------------------------------------------------------

 

 

■后记

 

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可抗力。

 

大概是在不吵醒对方的前提下,花了一晚上小心翼翼地黏了上去吧。

 

 


评论(22)
热度(33)
© Mr_叔 | Powered by LOFTER